许久没画画了。停留在小学的绘画水平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

艺术和公式的美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数字和字母的组合追求的是simple is beautiful——F=ma、E=mc^2……抽象的事物具象化不过是源于极少部分的结合;还有对称,伯努利方程自有它的美妙。不过说起对称似乎总离不开守恒,事物保持总量恒定中也许也存在着美的奥妙。

所以10行能写完的代码不要拖到100行。

但代码写满十四行也不会成诗。

数理科学中的美终究是无机质的,冷漠、谨慎而理智。而艺术更受情感控制,感性、冲动、随意。辞藻华丽的文章若是感情空洞也不过就是一吹就散的空壳。“一挥而就”该如何理解?心若有感必思绪连贯,继而心思灵活落笔不能停,才可谓一挥而就?想起莫奈笔下的妻,看不清面容,但就是会她的美震到;我猜莫奈对其妻的爱,必然满盈于心。

沉迷于绘画时大抵也是如此。从粗糙的线稿到甚有些模样的紫荆,想的都是在校园里走过的路看过的花,突然觉得它是活过来的。若是只予形而不成情,大概也是对美的一种伤害罢。

评论
© 北泠鱼扒/Powered by LOFTER